公告版位

《創世記典Online萬聖嘉年華:我的王者變公主?!》─2016/11/16‧不思議工作室(典藏閣)出版




近期出版書籍一覽──
商業誌─幻魔降世01~07(完)


原創/二創個人誌─墮天使與魔王(全一集)、秋尹(全一集)、花開千年─小花仙二創系列I(未完)


商業誌─創世記典Online全八集


網路連載文章(已完結):創世記典online(冒天、鮮網)、BCPcoffee之戀你無罪(冒天)、WEBKABE(冒天)、Sky moon(鮮網)。
挖坑待補:幻魔降世(冒天連載中)、天‧騎(鮮網)、WEBKABE 2、威龍幫....等。

出版作品──
商業誌:流氓大小姐(心田文化)、天使與八家將(鮮歡文化)、創世記典Online 01~08(END)(典藏閣)、幻魔降世01~07(END)(典藏閣)。
個人誌:秋尹、墮天使與魔王。
二創誌:花開千年─小花仙二創系列I。

預計出版:鍾馗與綠豆湯小販、WEBKABE(自費出版)。

任事信箱:d49722056@yahoo.com.tw
匿名提問:ASK

前幾個月尖端原創星球正式開頁了,經過幾番思考,也決定將新的文章連載在原創星球這個網路平台,新故事主要是在講述台灣古蹟神靈與護神使的奮鬥日常系故事,故事不長,大概會三集完結(最近老了寫不成長篇),目前平台已連載到第二集中段,歡迎大家直接進入原創星球專頁閱讀!目前人氣逐漸累積中,感謝推薦、收藏的各位,也希望這篇新故事大家會喜歡!


故事簡介:

古蹟神靈X塗鴉生成的惡獸X半逼迫上路的菜鳥護神使──騷年,守護台灣古蹟和平的任務就靠你了!

身為高一新生的許彥,靠著抽籤決定加入名為「古蹟維護社」的社團,誰知道看似普通平凡的社團,卻讓他開啟人生中最不平凡的遭遇。
因社團活動而在孔廟整理園內環境,卻被有意而為的「屋瓦砸頭」造就機緣,不說被孔廟的古靈「孔妙」登門拜訪,死纏爛打要求他與之締結契約成為護神使,最後更要面對媲美幻想世界才會出現的怪物級塗鴉怪獸,打死怪獸拯救世界(古蹟)!?
他的老天鵝啊,他只是想要一個平凡安順的高中生活,為什麼會這麼難?

《古蹟神靈與菜鳥護神使的奮鬥日常》:https://www.novelstar.com.tw/books/832.html

 


文章標籤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WT48參展,是蒼蒼首度參加寒假場,和暑假場的不同多半是人潮與天氣,本來以為會帶很多衣服,但裝一裝後意外發現行李比暑假場輕很多,還滿意外的,廢話不多說,直接進入主題!
同樣的,即便在寒假場,依然早一天北上。

3/2(五)──

因為上次以為自己不會餓,所以只買了妹妹的午餐,後來在車上趁著妹妹睡覺時偷吃的前車之鑑,這次直接買了一盒壽司和紅茶搭著高鐵作為午餐。

在高鐵上開嗑到一半才想起自己忘了紀錄↓

2018-03-02-10-54-03.jpg  

 

莫約中午左右抵達了高鐵站,台北天氣有些灰濛,人潮依然快速,本次依然住宿YMCA青年會館,在放完行李後因為要等到三點才能進房,所以就先到地下街找第二攤吃食(蒼蒼吃飽了,但朋友還沒吃呀),結果不知不覺又開始進行夾娃娃機的市場調查了,地下街多了很多夾娃娃機,然後不小心也用50元帶回了兔子娃一隻。

旅行有你不孤單,捕獲兔娃一隻↓

2018-03-02-13-42-29.jpg  


逛得差不多後因為找不到什麼吃的,所以就墮落去麥當勞了,該怎麼說呢,只能怪麥當勞太方便又比其他店家便宜兩倍,不能說我們太墮落(被揍!
吃飽喝足後,和朋友回飯店去放行李稍作休息,接著在朋友的提議下先去勘查花燈,其實當時蒼蒼滿腦子只有隔天的皮卡丘遊行,完全沒台北燈會這回事,朋友一說才恍然大悟原來燈會已經開始了(這腦容量喔....
本來是打算今天先勘場,明天朋友B有空再一起逛,但誰知道到西門町後,看見花燈裝置藝術和朋友A就瘋了,一路狂掃射,根本忘了明天還要跟朋友B一起來逛,到最後剩兩三座沒拍才趕緊互推走人,一邊碎念再停下來不行會一直拍光。

逛花燈前的晚餐↓

IMG_20180302_182758_678.jpg  

花燈掃射↓

DSC_0050_2.JPG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次CWT48台大場,蒼蒼有出攤,攤位資訊內容如下:

擺攤日期:2018/03/03(六)~2018/03/04(日)-兩天皆有擺攤
地點:台大綜合體育館
社團:超殺蒼酷翻
攤位號碼:3F-F16

攤位地圖──

 

48_D1_攤位配置圖_3F-F16.jpg  

 

F16有種威風的轟炸機感覺,這次攤位在三樓,到時歡迎大家來攤位逛逛、投食餵糧(?)!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價目表-01.jpg     

 

 

2018價目表-02.jpg

 

 ============================================================

*【舊刊】基本資訊

 【刊名】花開千年/小花仙二創系列I
 【性質】小花仙二創本
 【CP】塔巴斯x西蒙(?)
 【作者】(著者)蒼漓
 【內容】
       電視壞掉特有的沙沙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讓那聲呼喊變得模糊。西蒙睜開眼。
  早晨的陽光穿透窗簾透進房間,床頭的時鐘從「06:36」跳字到「06:37」。
  西蒙拉開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起身坐著,朦朧的腦海正在回想那令他感到熟悉、卻完全記不得內容的夢境。
  他好像夢見了什麼。
  淺意識提醒他這夢境從小到大他已經夢過無數次,但他卻一直無法記得內容,明明睡著後就看得清清楚楚,很懷念,但醒了之後就什麼都記不得,只能隱隱約約感覺那股殘留的惆悵。
       ..........
       皮膚輕貼,少年咬了下嘴唇,發出隱忍般的惆悵聲調。
  「終於找到你了……傻瓜哥哥,你什麼時候才肯醒來呢?」

文章標籤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7算是要說平凡也不平凡的一年,前半年照步調去走,沒什麼大風大浪,但起伏也不小,年中遇到了一些事情,對人性或是其他事情的看待方式變得很不同,所以也做了一些決定,而年尾算是實踐那些決定的時刻,只是幾天前發現了一些事情,再次對人性有深沉的見解,對於對待別人是否要付出全力真心,蒼蒼對這答案卻再也不是肯定。

另外2017年也認識了許多新朋友,這是相當美好的收穫。

雖然有難過的事,但風風雨雨就留在2017年,2018還是會持續加油,畢竟已經做了決定,就只能往前走,2017年的一些決定,實現的同時我迷惘過,但現在,我認為我沒有做錯。

 

2018期望──

1月:完成文章的校對投稿、CWT新物周邊製作(預定是原創吸水杯墊或拭鏡布)CWT名片繪製完成送印。

3月:CWT48出攤。

4月:新刊「藍雅」正式開稿與連載。

8月:CWT參加預定。

 

目前預定是這樣,至於私人的小行程就不刊登上來了,基本上明年算是記錄人生的一年,除了會和朋友相約拍一些紀錄青春歲月(?)的照片,也會進行一些小旅行,希望能完成邊境藥劑師的總篇章還有開新的長篇連載。

 

最後,感謝各位依然支持至今,20172018也請多多指教!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著精雕扶手的紅色沙發坐著一人,中年男子單手托靠於額側,壁爐的火光將那頭灰銀髮色染上一層暖橘色調,男子的半面被一張雕琢精緻的面具給遮蓋。

  一手抓著書頁翻過,男子的眼追逐書中的文字細細品嚼,沉溺於腦海中的景色與畫面。

  金屬盔甲的摩擦聲傳進耳裡,打破空間保持的寧靜。

  閱讀被打擾讓男子有些不悅的皺起眉,他的目光並未離開書本,只甚是不滿,道:「我說過,我不喜歡讀書時有人打擾。」

  身穿盔甲的男子屈膝單跪。

  「很抱歉打擾您,是關於奧珊朵拉夫人提過的『那件事』,調查報告已經出來了。」

  「……喔?」

  「卡恩伯爵曾經有段時間長期居住在位於邊境附近的領地,從伯爵的其他相關人士口中得知,那時伯爵似乎常常往附近的森林跑,而我們在森林裡發現了一座荒廢的木屋,裡面有過打鬥的痕跡,且也找到刻有伯爵家徽的物品。」盔甲男子將一枚金鈕扣放在茶几上。

  「你急著報告的事,應該不只只有這平常不過的東西吧。」

  男子拿起鈕扣查看,鈕扣的凹縫沾染了灰塵,也有些氧化,看起來物品應該是在某處棄置許久未動。

  盔甲男子垂下眼,繼續說:「關於那座木屋,裡面發現了一些類似刑具的物品,且都有使用過的痕跡,根據屋內損毀的餐具數量,當時木屋內至少有三人曾經在此,卡恩伯爵當時眷養的不是生物,而是個人。」

  「據說那段時間只要卡恩從森林回來,下人時常就會聽見他提起一個名字──『堪卡斯』。」

  男子的臉出現了微妙的變化,他放下抬靠在膝蓋的腳,抬眼正視盔甲男子,問:「當初屍體都確認過了吧?」

  「是的,根據紀錄,二十三具屍體,其中包括二十具成人、一名少年、兩名孩童,處刑當場死亡,回收部門也將那些屍體全數下葬。」

  既然所有人都已經全數死亡確認,那麼,在那之後,卡恩又為什麼會時時提起這個名字?

  男子深思著,突然,某種想法竄過,他皺起眉頭,猜測喃喃:「王室做的紀錄,若因某些原因而偽造,這也不無可能。」

  「您是在懷疑……?」

  男子眼神瞬間轉冷,低吟了聲:「如果當時那些屍體真的全部都下葬了,那麼屍骨應該會有二十三具,才十三年,還不至於化成灰。」

  盔甲男子立刻就明白男子的意思,他道:「屬下馬上去調查。」

  隨後起身,腳步一轉,深藍披風飄盪,盔甲男子快步離開房間。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紅毯之上,六張椅子靜置,左邊坐著艾特,右邊則分別是普羅瑟爾與伊莉莎白,艾特隔壁屬於大公主的位置空著。

  中央的兩張主位,其中的后位,身穿白色禮裙、頭戴后冠的棕髮女子,克里亞斯國的皇后「薇爾娜」已經就坐。

  前方,史提爾站立,環視底下眾人,緊抿的嘴終於開闔,吐出沉穩的音調。

  「在宴會開始之前,有些話我想對大家說,想必大家也有所聽聞,前幾天騎士團接獲密報,前往搜索了卡恩伯爵府邸,並在府邸中發現了未曾出現過的藥物。」史提爾話語停頓的同時,旁邊待命的青年侍從也立刻捧著一個精緻木箱上前,青年打開箱蓋,將靜置在緞布上、裝著透明液體的玻璃罐面朝眾人展示。

  同時,人群之中有些人微微變了臉色或像是要閃避般的微微低頭。

  史提爾將這些異象全看進眼裡後,繼續說:「經研究院分析後,那藥物帶著近於特級迷幻藥劑的成分與效果,不只如此,還會令人上癮,藥物無色無味,加進水裡或食物裡根本無法察覺,若是食用時間久了,更會導致食用者的身體結構產生損害或是重度幻覺,或許更會對特定者盲從。」

  「沒想到這種足以稱為毒品的東西竟在我國重臣府中發現,著實令人心寒,不只如此,卡恩伯爵更反抗騎士團的追捕,並傷了幫忙追捕的我國重要子民,逃離出境,此罪無法饒恕!」史提爾眼神一凜,紅色絨披隨著動作大幅晃動,他大聲宣告:「我在此宣布剝奪卡恩的伯爵位,並發出緝捕令,各地領主若有接獲卡恩行蹤的消息,請務必通告各地警備隊進行追捕,若是知情不報,故意藏匿,那人便視為同罪,騎士團可進行逮捕。」

  聲音令人不寒而慄,那是權威的憤怒,某些人紛紛暗吞口水,不安的搓磨著手,畢竟國王的大動作可著實超出他們的預料之外。

  「另外對於卡恩府中的毒品,騎士團也呈上了報告,報告書上明白寫實了一些貴族也涉獵其中,當然,今日也在這些人的私人領地裡搜出了相關證物,很遺憾,阿斯坦公爵、哈爾達伯爵、西莉蒂亞伯爵……」

  人群裡傳來騷動,欲往外跑的中年貴族哈爾達馬上就被早已準備好的騎士團給圍住,包括於人群中臉色鐵青的阿斯坦與西莉蒂亞也是同樣情況。

  狄克推推鏡框,瞇起眼:「哈爾達公爵,還麻煩您暫時和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

  哈爾達臉色猙獰,不願坐以待斃,舉著拳頭就向狄克揮去,可怎麼比得過專業訓練的騎士,只見狄克身勢一蹲,在閃過哈爾達拳頭的同時,也用力一拳擊向對方的臉,強勁力道的重拳瞬間讓哈爾達往後摔倒在地,連起身都無法。

  突然的情況讓旁人驚呼出聲,只見狄克收回拳,重新站直挺,手指舉起比劃了下,兩名騎士也趕緊上前將哈爾達綑著拖離大廳。

  見哈爾達被揍昏,剩下本來想趁亂逃跑的男女也默默的縮回踏出的腳,順從地跟著身旁羈押的騎士離開了大廳。

  狄克退回了翠彩身旁,雙手揹在身後,向史提爾點了頭,作為任務完成的報告。

  史提爾緩緩闔上眼皮,在深深呼吸後重新張開,眼神變得如同把利劍,鋒利無比,語氣更有著藏著沉痛的嚴厲:「我絕不容許用……」嘴唇差點脫口而出那道禁忌的名字,史提爾心頭一顫,將那名字硬吞回了口中,他咬了咬嘴唇,忍住那因回憶而起的潰堤情緒,重新振作的繼續說:「用過往的犧牲而換來的和平被人給破壞,對於企圖挑戰國家的人我絕不放過!」

  話語,讓在場的氣氛產生了明顯的變化,有些人帶著嚮往的神情,有些人則逃避的垂下頭。

  老藥劑師對上了史提爾眼中深處潛藏的哀傷,淺淺的嘆了一口氣。

  他無法知曉史提爾今日的發言會引來何種效應,但他也不是無法理解史提爾直接趁這勢這樣大舉動的抑制那逐漸而起的勢力的作法,畢竟無法忍受,已經快到極限了吧……他無法認受用那個人的犧牲才好不容易換來的和平就這麼被宵小給毀了。

  史提爾在深深吸氣之後,換回了以往的淡容表情,朝旁邊的祭司看了眼,並坐上扶椅。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嗚──」響亮的號角傳遍各地。

  手持國旗的衛兵佇立於大門兩旁,身著華服的賓客一一踏上前往大廳的紅毯,熱鬧交談的歡樂氣氛瀰漫四周,一輛輛馬車上的旗幟都顯示來者不凡的身分,不只有常駐於遠方領地的各爵位臣子,就連外國使臣也前來。

  不只城堡如此,就連城民也沉溺於瀰漫全城的歡樂氣氛裡,彩色的氣球飄飛升空,孩子們開心地在街道追逐奔跑。

  今天,是克里亞斯國國王「史提爾‧克里亞斯」的生日,同時也是維持了一個禮拜的慶典的正是慶賀日,史提爾結束了上一任政治的黑暗期,所帶來的富饒是全國感同身受的,至少,不會再有過往那場如災難般的死傷,這樣的安慰讓國民都相當感激史提爾,一年一次的生日,縱使無法像貴族般隨意進入城堡,但大家也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國王的愛戴。

  城鎮的廣場中央,噴水池早被滿滿的鮮花包圍,每家每戶皆在門牌上或門窗上挾戴百合花,高貴純潔的象徵,如同史提爾在眾人心中的地位。

  滿城溢滿花香,熱情的舞蹈也開始隨著街頭伴奏的音樂開始歡樂起舞,不論大人小孩,踢踏著隨興開心的舞步,臉上皆是笑容。

  在城鎮瀰漫於熱情且開心的氣氛中時,位於皇宮的某更衣室,身穿一襲黑色長版禮服的希爾蘭正坐在一旁的沙發座上,後頸枕靠在椅肩,百般無聊的眺望天花板的水晶燈。

  不遠處的更衣簾後方傳來悶悶的抗拒音調,聲音開始多久,希爾蘭在這沙發就坐了多久,連桌上的紅茶都喝完再倒不知道第幾杯了,那聲音還沒止住,簡單來說,就是萊西又在抵抗更衣。

  今天是國宴的正式日,不論是誰,一定都是盛裝出席,就算是不諳世事的萊西也得照規矩來,但就不知道萊西是怎麼回事,只要是這類貴族服飾,每次要更衣時總會抵抗許久,直到女僕長出場才結束拖延許久的堅持戰。

  ──真是的,再這樣下去真的會拖到典禮的時間。

  撇了下嘴,希爾蘭張嘴正要勸那方在更衣的人加快腳步別再浪費時間抵抗的時候,耳邊也傳來門簾拉開的聲音。

  身著一身正式白色宮廷禮服的萊西出現在眾人面前。

  正式的宮廷禮服比一般禮服擁有更多細節,剪裁、領結、甚至到鞋襪都是量身訂做,也比一般禮服更貼身筆挺,更能襯托出一個人的氣質,何況萊西本身資質就不錯──雖然穿衣服總是會耗上許久。

  褐髮右側被梳成一個用髮夾別起的髮型,瀏海若有似無的顯露那雙隱隱透著野性的金眸,不得不說,先前的普通禮服根本沒法比,穿上這身衣服的萊西簡直把酷帥狂霸跩發揮到極限了。

  女僕們交握著手興奮地飄出一顆又一顆的愛心,讓大家騷動興奮沒有其他原因,就是因為打扮好的萊西實在太帥了!

  然後,帥哥用著驚恐的眼神瞪著抓起地面散落衣物批在手臂上的魁武女僕長,像隻巨大強大天敵的蜥蜴般,用著緊戒的步伐連連退步。

  他是獵豹,以往皆是如此,只有他追擊獵物,而至今也沒有一隻獵物逃脫過,但現在對他來說,女僕長在他眼中身軀宛如化為了置於烈焰之中的巨大黑影,衣袍與鬢邊髮絲隨著熱氣旋風飄動,突地,雙眼位置發出攝人魄力的血紅光線,身後更是展開一雙足以遮蔽天空的翅膀,不會錯的,那、那是……龍!?

  沒錯,女僕長在萊西眼中猶如一頭巨龍,即便是速度無人能敵、爪子鋒利無比的獵豹也無法對抗的存在,而萊西終於做出他人生中最大的抉擇──轉身逃跑!

  感受到自己對抗不了的威脅,萊西終於手刀狂奔,逃到希爾蘭身旁,整個人在沙發上縮成一顆蛋型,硬將自己的頭塞進希爾蘭的背與沙發中間。

  這副鴕鳥模樣也讓希爾蘭翻了個白眼。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周末才能使用電腦,這是篇遲來的生日文XD

謝謝生日當天一大早就開始祝賀生日的朋友們、大家!
也謝謝小米和小米妹提早送的禮物,超棒的蛋黃哥化妝包和巧克力!

5M132cSuL7aiibztpGqE.jpg  


另外下班回到家就收到妹妹的生日禮金,有厚度捏!
謝謝大家,蒼蒼又老了一歲,在這重要的日子依然獲得大家的祝福,希望未來每一天大家也能過得開開心心!
最後來個遲了兩天的生日蛋糕,感謝大家!

21151501_1128532680611881_7664973909205905330_n.jpg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WT46台大場這次蒼蒼有出攤,所以和往年一樣08/04星期五就先上台北。
也因為中途肚子有點餓,所以先嗑了一半的壽司(本來是妹妹說要買來墊肚子的,結果先被我吃了),路途上偷看了旁邊的妹妹一眼,恩,在睡覺,所以我把手偷偷伸向他桌上的紅茶,偷喝了幾口(???

壽司便當↓

DSC_0074.JPG  

到了台北之後簡單來說就是個放牛吃草的行程,我們這次一樣住在YMCA旅館,和妹妹還有同行的朋友先到了旅館去放完行李,妹妹就先去別的地方了,所以蒼蒼和朋友就開始胡亂逛地下街,意外地逛到了動漫街去了,一去,瘋了,夾娃娃啊、貓咪老師的扭蛋啊.....一個不小心,荷包君瘦了一些,然後,身為夾娃娃老手的蒼蒼,也發現娃娃機的秘密了,娃娃機根本就夾不到der(誒!?
於是果斷放棄的蒼蒼和友人就跑去逛公仔店了,看到了寶井理人的日本畫冊差點下手了,但想起自己的旅費就忍了(你確定你是來參加CWT的嗎?#

蒼蒼和朋友就這樣一路晃,差點就瘋迷在街裡了,真是條萬惡的地下街!
後來因為腳痠了就溜回旅館裡了。((廢#

在等待妹妹回旅館的時刻,因為只有社團入場卷沒有場刊的蒼蒼抓了朋友的場刊來研究DAY1的衝攤(妳真的確定妳是來參加CWT的嗎?x2#

很用功在做功課的場刊↓

DSC_0075.JPG  

 

中途接到了妹妹的電話,問要不要帶晚餐回來,於是蒼蒼就和友人廢在旅館裡等待妹妹的晚餐(可以再廢一點?
妹妹帶了燒肉飯回來,打開時蒼蒼愣住了,因為裡面的配菜和飯量似乎和先前不太一樣,多得過頭了,花枝丸兩顆,還有雞肉什麼的,妹妹說因為店家要打烊了,這是剩下的最後兩碗,所以全部配菜都塞進來了,用便宜的價格買到了豐盛的一餐,也讓蒼蒼吃得超飽的就是了OAO

晚餐,之前到台北就愛上的燒肉飯,位於YMCA的斜對面,80元還85元一碗。↓

DSC_0076.JPG  

然後吃完晚餐的我們就一邊看著戲說台灣&一拳超人消耗時間,最後呼嚕嚕的睡覺了(????????????????
第一天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二天!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次CWT46台大場,蒼蒼有出攤,攤位資訊內容如下:

擺攤日期:2017/08/05(六)~2017/08/06(日)-兩天皆有擺攤
地點:台大綜合體育館
社團:超殺蒼酷翻
攤位號碼:1F-J11

攤位地圖──

D1_攤位配置圖_1F-1.jpg


到時歡迎大家來攤位逛逛!^^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7價目表-01.jpg  

2017價目表-02.jpg

 ============================================================

*【新刊】基本資訊

 【刊名】花開千年/小花仙二創系列I
 【性質】小花仙二創本
 【CP】塔巴斯x西蒙(?)
 【作者】(著者)蒼漓
 【內容】
       電視壞掉特有的沙沙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讓那聲呼喊變得模糊。西蒙睜開眼。
  早晨的陽光穿透窗簾透進房間,床頭的時鐘從「06:36」跳字到「06:37」。
  西蒙拉開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起身坐著,朦朧的腦海正在回想那令他感到熟悉、卻完全記不得內容的夢境。
  他好像夢見了什麼。
  淺意識提醒他這夢境從小到大他已經夢過無數次,但他卻一直無法記得內容,明明睡著後就看得清清楚楚,很懷念,但醒了之後就什麼都記不得,只能隱隱約約感覺那股殘留的惆悵。
       ..........
       皮膚輕貼,少年咬了下嘴唇,發出隱忍般的惆悵聲調。
  「終於找到你了……傻瓜哥哥,你什麼時候才肯醒來呢?」
  沒有人知道這句話的意義,只有少年自己才清楚。
  而西蒙卻沒有半點被吵醒的跡象,依然睡得熟。
  低聲嘆息,少年失落的垂下肩膀。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室內空間,士兵一擁而上。

  狄克將翠彩推到牆邊的安全位置後便一腳踹在桌沿,將桌子朝前一踢,整張往前挪移的桌子撞散衝來的士兵,但士兵數量多,前方倒個三四人,後方又有人遞補衝來,並朝狄克攻擊。

  一個旋踢踹飛一名從旁而來的士兵,並接下從對方手上脫手的劍柄,狄克手腕順著劍勢轉了一圈改為順握,反守為攻,正面迎擊。

  隨著流暢俐落的步伐與揮劍,狄克手中的劍猶如鞭子,被耍得幾乎只能看見劍影,漂亮的銀弧在狄克身周劃出,血珠飛濺,順著銀弧劍影濺上牆面。

  狄克在敵人身上開出一道道深刻的血口,瞬間奪去那些企圖接近這方人馬的行動能力。

  另一邊,嗜戰的法爾早在開戰之時便率先衝上前,殺進士兵之中,比起狄克還會避開要害,只是重傷敵人確保對方無法爬起再攻擊的舉動,法爾是直接一劍刺穿士兵的喉嚨動脈,直接奪取敵方性命。

  縱使看見法爾行為已經超出法規約束,但狄克並沒有出言阻止,因為現在這情況實在無法再用法規來拘束,若不殺出去,他們今天是會真的直接敗在這裡。

  「啊啊啊!」幾名士兵衝過法爾的防護,企圖將武器刺向格斯特。

  格斯特眼皮抬起,側身閃過那從胸前劃過的劍刃,並一把抓住那隻握劍的手,一個旋踏與扔擲的動作,士兵像炮彈般騰空的被扔回同伴群裡,一群人被那名冷不防飛來的士兵壓倒,難看的摔成一團,本來他們慌張得要爬起,誰知道又有三四個人飛來,層層撞上堆疊,因力道實在暴力,下方人根本還沒爬起就被重重壓回,直到最後下方被壓著的人都吐血了。

  萊西收回扔擲的動作,面對希爾蘭,露出求誇獎的眼神。

  「好厲害好厲害。」希爾蘭不再吝嗇誇獎,因為他清楚這時順應要求有助於戰場局勢。

  萊西露出笑容,但很快就變了臉色,他轉身就是三步上前,蹲著閃過削過頭頂的劍影,一記上鉤拳揍上士兵的下巴,將人打飛出。

  打擾他和希爾蘭的人都該死!想傷害希爾蘭的人也該死!

  此類想法正充斥萊西的腦袋無限輪迴撥放中。

  萊西跳過桌子衝進士兵群裡開始抓人就狂揍,揍到對方哭爹喊娘也不停手,除非棄械投降,只是這些士兵腦袋裡也沒有投降兩個字,所以萊西也沒把手軟放上心。

  人?揍到他爬不起來就對了!

  本來應該是拿著武器占上風,但在萊西像野獸的殘暴是橫掃攻擊下,武器就像是沒用的廢鐵,砍也砍不著,有人企圖用拳腳,卻也沒萊西直覺攻勢強,士兵們若是知道萊西當初可是能一口咬碎石頭,絕對會慶幸這場戰鬥萊西沒直接把他的牙口對準他們的脖子。

  萊西攻勢之猛,士兵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拳頭飛來也閃不開,最後就是猛烈的痛覺一瞬間奪去心神與視線,一個一個都趴了。

  狄克、法爾與萊西,在這三人的攻勢之下,士兵只能逐漸退出房間、走道來到了大廳,本來以為空間寬廣勝算至少會多一些,但沒想到卻還是無法改變實力的差別,兩個劍術高手加上一個亂來野獸,人再多都不能成為優勢。

  士兵一個個被打得東倒西歪撞翻了桌子與擺飾,地上躺著的人一具疊上一具,直到最後僅剩個位數,整個戰場根本被三人稱霸。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光灑落床鋪,暖光燭火輕微晃動,拉出扭曲又歸於平靜的影子。

  希爾蘭緩緩睜開眼,背後有些軟,像是床鋪的觸感,希爾蘭想起自己被卡恩迷暈的事實,慌張得正想起身,卻發現自己有些行動困難,他抬起手,才發現自己的雙手被一條繩子給綑綁著。

  希爾蘭側翻身,用肩膀有些困難地抵著床鋪挪動著撐起身子。

  露出裙子的雙腳赤裸,上頭纏著一圈又一圈的繃帶,腳有些涼,是藥草消炎的特有感覺。

  難道這是薩可伯爵替他包紮的?這樣說來……

  有些慌張的用手摸了下大腿,還存在的藥包觸感讓希爾蘭鬆了口氣。

  還好沒被拿走,看來薩可伯爵應該還沒發現到他的真實身分。

  為自己還留有的貞操小慶幸了一下,希爾蘭也重新將視線放在手腕上的綁繩,張口咬住了打緊的結,希爾蘭不太靈活的扯著企圖解開繩子,只是這繩子綁得緊,手皮都磨紅破皮了,繩結卻還是沒能解開。

  算了,先離開這裡再說!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繼續待在這裡,畢竟他也不相信薩可伯爵把他迷暈搬來這裡只是好心要讓他休息,雖然現在他沒事,但可不代表薩可伯爵等等不會來這間房,也不代表不會對他做什麼。

  想起卡恩那雙充滿貪婪慾望的眼,希爾蘭再度寒顫,趕緊挪身就要下床,只是雙腳一踏上地,那突然而起的刺痛也讓他「嘶」的跌坐回床邊。

  抬起腳底觸摸,雖然有上藥,但隱隱有些紅斑滲透,那刺痛的感覺也讓希爾蘭明白現在的情勢對自己有多不妙──這雙腳真的快廢了。

  希爾蘭粗魯的抹掉額頭的冷汗,喃喃重複念了幾次「我的腳不會痛」企圖催眠自己。

  深吸一口氣,扶著床腳的雕花桿,希爾蘭小心翼翼地站起,隨著緩慢邁開的腳步,刺痛一下一下地侵蝕神經,每走一步猶如在礫石上踏走,希爾蘭想起了童話故事中的美人魚,他現在的情況還真像那條為愛傻了腦袋的人魚。

  嘆息的吐槽自己苦中做樂,希爾蘭慢慢走向房門,只是還未到達門口,他就聽到了門外那逐漸靠近,最後停在門外的腳步聲。

  門鎖傳來鑰匙插孔的聲音。

  心慌了一下,希爾蘭視線掃向旁邊置物櫃上的小珠寶箱,沒多想就趕緊用雙手抓起寶箱,跌跌撞撞的站靠到房門開軸的旁邊──門板開啟時的死角位置。

  光線隨著房門打開而逐漸照進房間地板,暖光照亮地上那塊繡著漂亮花紋的精緻地毯,看著走進房裡、背對自己的男性身影,希爾蘭二話不說舉起寶箱就是直接朝那顆腦袋狠砸下去!

  誰知前方人早已察覺希爾蘭的行動,在寶箱砸下的前一刻回身,手也跟著抓住那抓著寶箱的手腕。

  寶箱因動作的停滯而停在半空,希爾蘭瞪大眼,難以置信對方竟然會看穿他的攻擊,只是還來不及反應,隨著對方施力一甩的動作,希爾蘭整個人撞上旁邊的櫃子跌坐在地,寶箱脫手摔到伸手無法拿取的位置。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希爾蘭站在鏡子前,照著鏡子拉好外套衣襬,杏色布料版型剪裁修飾身型,讓整體比例看起來稍稍拉高了些,稍微撥好略翹的頭髮,希爾蘭滿意的點頭。

  突然,一陣烤肉味傳進鼻間,希爾蘭看著那鏡中倒映擠到自己身旁、捧著一盤燒肉啃著的萊西,皺起眉,他一把推開他。

  「別走來走去吃東西,等等掉得滿地渣。」

  萊西腳步略亂的被推到只能在床邊急急坐下,看著希爾蘭又跑回鏡前整裝,眉頭微微皺起,他放下盤子與叉子,起身來到希爾蘭身旁。

  見萊西又來湊熱鬧,希爾蘭正想趕人,沒想到萊西卻是更快的伸出手,然後……弄亂他的髮。

  毫無章序的擺明就是來搗蛋的樣子讓希爾蘭有些煩躁的推開萊西,趕緊撥好自己的頭髮,希爾蘭有些生氣:「別這時候還來搗亂,我很忙,等等要出去一趟,你乖乖地待在房裡別亂跑,知道不?」

  萊西沉默著,看著希爾蘭再次整好裝,準備走向房門。

  他知道希爾蘭想做些什麼,他不想要希爾蘭走出這房間去做那些事情,兩天前老藥劑師的一封信讓希爾蘭變得心不在焉,他一直在等希爾蘭開口,只要希爾蘭開口,他保證自己會派上用場,也一定會保護他,但希爾蘭什麼話都沒說,就這樣到了今天,穿上衣櫃裡的漂亮衣服,說要出去一趟,連地方都不肯說,他討厭這樣,直覺的危險讓他害怕。

  希爾蘭,很危險。

  萊西快步上前握住希爾蘭垂在右側的手,看著那雙像是嚇了一跳般的眼眸,當他意識到時,腦中的話已經脫口而出:「我陪你去。」

  希爾蘭一愣,皺起眉:「乖乖待著,別來搗蛋。」

  他不是要搗蛋,他是要保護他!

  萊西心裡吶喊著,手也跟著縮緊,等到發現希爾蘭正在推著他的手時,才發現自己竟然將對方的手捏出了紅印。

  萊西嚇到趕緊鬆手,而希爾蘭則是面露複雜的揉著自己的手。

  緊繃的氣氛在房間裡漫延,直到一聲叩門才打斷這令人窒息的沉默氣氛。

  希爾蘭收回視線,轉而打開門,卻意外的見到熟悉的嬌小身影正站在門外。

  「讓開。」翠彩冷冷一句話吐出,也跟著從希爾蘭旁邊的空隙進房,接著回身,再次道:「關門。」

  這種命令式的口氣讓希爾蘭頗不滿。

  拜託,這是他的房間耶!

  翠彩這突然冒出來又強勢的模樣不管是誰都難以接受,但希爾蘭還是先關上房門,也暗暗鄙視了下聽話的自己。

蒼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